寂生認出這女子正是他出家前,在豪門家門口桃花樹下驚鴻一瞥的那女子,一定是受不了主人虐待而出逃,寂生當下起了保護之心,問清楚她正為無處投奔而發愁,寂生想到城郊的竹林寺……。

一晚寂生在西寺佛殿靜坐至中夜,身心疲倦,禁不住打起瞌睡,朦朧中,眼前浮現一個影子,他以為佛陀悲憫自己刻苦修行,顯現瑞相,正為感應見佛而雀躍,歡喜之餘,整個人醒了過來,回想剛才所見,意識到他一心觀想見到的佛,並沒出現,他看到的是一個女子的倩影。

濾水器 水世界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 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 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 ONEAD_slot('div-inread-ad', 'inread'); }); }

至此寂生不得不承認,他心的騷動不安並非來自南下船上的顛盪,也不是幾次差點致命的海難。這些日子以來,他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感覺,不讓壓抑在底層的心緒浮現上來。佛殿靜寂無聲,盤腿面對自己,井邊相遇的那個女子的形影一寸一寸地清晰了起來。

一個月前,他拜別師父離開覺泉寺下山的第三天,春寒猶重的暮春午後,他來到村邑附近的一口水井取水解渴,耳邊聽到一陣極輕的響聲,山寺中靜修,使他的耳根格外靈敏,凝神細聽,是輕輕的啜泣聲,哭泣的人似乎警覺到有腳步聲走近,急忙抑止住變成了哽咽。

寂生繞過水井,發現了她。

上前攙扶

以為來了壞人,女子舉起防身自衛的小刀,只要來人欺近一步,她就要向自己的心窩刺下去。

看到是個剃除鬚髮身披袈裟的僧侶,她的手垂了下來,扯掉蒙頭的帛巾,蓬鬆的高髻下,兩道纖細修長的蛾眉,臉上化的是時興的仙娥妝,裙襬過濾器 光頭水下露出一雙膚白如雪的纖足,腳下趿的是沒有後根的屐,只有歌伎舞女才會穿它。女子微側的臉,使寂生的心動了一下。

憑著記憶,寂生認是這女子正是他出家前,在豪門家門口桃花樹下驚鴻一瞥的那女子,一定是受不了主人虐待而出逃,寂生當下起了保護之心,問清楚她正為無處投奔而發愁,寂生想到城郊的竹林寺。

他向女子示意,要她起身跟自己走。那女子似乎很虛弱,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。寂生本能的傾前去就要攙扶她起身,當下警覺到自己是個受過比丘戒律的淨戒人,便又縮回去。

他持律精嚴,遵守十誦律,規定比丘不得單獨與女人共坐,情非得已,戒律規定至少相距兩尋,等於十六尺。他已經靠得她太近了。

他身上所披的袈裟使女子會意過來,自己掙扎著要起身,奈何纏裹沉陷在層層的衣物裡,牽牽絆絆,一時之間站不起身。

寂生腦中閃過戒律中的一條:若遇病痛災難之際,男女比丘可相互扶救。

眼前這女子包裹在重重衣裳中,寂生上前攙扶起她,碰到她裸露在外的手。女子找到了依靠,用手抓住他,整個人往他身上斜倚過來,離他那麼近,寂生聞到女人臉上脂粉殘退的氣味。趕忙閉住氣,關閉嗅覺,寂生暗恨自己功夫如此不堪。

目眩神迷

女人依然起不了身。他只好雙手環住她的腋下,隔著重重衣物,把她整個人抱起來,就在這一瞬間,無意間摸觸到她腋下一團軟綿綿鼓起的圓物,剛好盈盈一握。隔著衣物還能感受它的柔軟彈性,寂生的心顫懍了一下。

手指觸到火焰一般,倏地縮了回去,轉過身向前疾走,就要離去。走了十來步,又意識到荒郊野外不能丟下她不管,只好回頭示意她跟上來。許是他身上的袈裟給了她信心,何況又是走頭無路,不知去處,那女子勉為其難緩步上前,兩人一前一後走著。

寂生捏緊右掌,想把剛才碰觸到的那種樂受細滑的感覺從指縫中排擠出去,他垂眉低眼,緊閉六根,目不斜視地在前面走著。

幾天奔波露宿,令她心力交瘁疲憊不堪,拖著沉重的裙裾幾乎寸步難行。寂生不得不放慢腳步等著她跟上,好幾次看她差點不支跌倒,他克制自己,再也不敢上前扶她。

來到一處桃樹林,但見桃花盛開怒放,燦爛到不可收拾,令寂生目眩神迷,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,回頭看那女子倚靠在一株桃樹下,她舉起纖手拉開行路時遮面的黑帛巾,露出濃密的髮髻下,長眉入鬢的側臉,寂生回想起出家為僧前,在那豪宅外隨主人春遊的儷人,似乎感到一道向她盯視的目光,那儷人側過臉,朝他的方向微微一笑……

一陣春風吹拂過來,隨風飄揚的花瓣飛了她一身,灑落在她的頭臉衣襟,如此美景令寂生屏息,直至回過神來,紅香散亂,落了一地,花瓣把她趿著屐的纖足襯映得更為雪白。一群人字形的燕子掠空而過,天色將晚,寂生收回心緒,示意女子趕路。

走出桃花林,春寒猶重的野地飄起黃昏的溼霧,愈往山裡走霧氣愈是濃得化不開來,霧氣沾溼了女子的衣裳,她腰間繫服的層層深衣裙裾沾了水氣,向下沉墜,漸漸轉為沉重,看她一腳高一腳低拖著裙襬舉步艱難,踉蹌前行,寂生只希望趕快把路走完,他知道過了山頭,竹林寺就到了。

廟院鐘聲

行行復行行,太陽落山了,過了山頭晚霞染紅的天邊,隱約可見一座佛殿的屋簷,微弱的鳴鐘擊鼓聲在山野間迴盪。竹林寺的尼師們在做晚課誦經:

「……是日過濾器已過,命亦隨減……眾生當勤精進,但念無常,慎勿放逸……」

聽到佛殿斜角鈴鐸的叮噹聲響,女子的臉色剎時轉為灰白。

事過後,寂生回想她的變色,一定是從廟院鐘聲鈴聲中知道自己即將面臨的命運,果然惡夢成真,豪門主人死後,府中歌伎的下場之一,就是臉上塗灰毀容,送入寺院為尼,從此青燈伴佛,無聲無息終老殘生。

那天竹林寺山門前,那女子一旋身,就要往回走,裙裾揚起了塵土,寂生搶到她面前擋住她,不讓她往回走,嘴裡說了些竹林寺是清淨香火所在,外面兵荒馬亂,天色已晚,看來只能在寺院棲身……

寂生說話時,眼睛低垂,不敢去面對那女子哀懇的眼神。

他和那女子對峙,僵在那裡。寂生忘了自己是如何說服她,或是應承了她什麼,最後還是她屈服了,長長一聲嘆息,不情不期地跨入山門,隨他到寺內的知客處。寂生向值班的尼師解釋這女子洛陽尋親未果,孤身在外,自己與她萍水相逢,不忍棄她於不顧,請求竹林寺慈悲收容……

從衣飾妝扮,知客處的尼師一眼看出她是豪門歌伎,佛寺後院也曾收容過主人去世後削髮為尼的歌伎,有的難耐空門清寂而投井自盡,眼前這滿臉倦容,鬢髮不整的女子一看就是出逃的,最後還是被送了來。

請求竹林寺的住持破例收容之後,寂生離開寺院,山門在他身後重重地關上,他以為這輩子再也看不到她了。一走開,就可以把她放下,忘記在水井邊,把她抱起來時,手指碰觸到她胸前那一團軟綿綿的圓物的感覺。

(待續)

(中國時報)





if (typeof (ONEAD) !== "undefined") {

ONEAD.cmd = ONEAD.cmd || [];

ONEAD.cmd.push(function () {

ONEAD_slot('div-mobile-inread', 'mobile-inread');

});

}







  • 各式濾水器過濾器選擇
  • 專業 過濾器、濾水器水世界、魚池過濾器、地下水處理、濾水器設備、水塔前置過濾器、軟水機、濾水器銷售與安裝服務。
  • 水世界生活館:http://www.liang-huei.idv.tw
  • 光頭水生活館:http://www.base-dealer.com/filter
  • Email:free.huei@msa.hinet.net
  • 服務專員:陳先生0913141410
創作者介紹

李文宸

angelrubyv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